【灯少】IPTV,从2018-19系列之政策篇(下)
灯少| 流媒体网| 2019-01-18

   【流媒体网】消息“”本文为灯少的“IPTV,从2018-19系列之政策篇(下)”,接上篇IPTV,从2018-19系列之政策篇(上)”(点击可阅读)。

  2) 播控:台局并立下的双权分立

  随着IPTV电视传播主流平台地位的逐步确立,IPTV也从“被监管者”转变为“可管理者”,而这也和IPTV背后双主体的企业性质有很大的关联。

  从2018年来看,最有可能会影响未来IPTV走向的不确定因素,就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成立。它打破了以往局管台的现状,形成了台局并立下的双权分立的格局,从而可能给IPTV两级播控体系带来一定的变数。

  随着总台成为和总局并行的部委机构,在IPTV的管理体制下,总局承担着IPTV的行业管理、牌照许可和规范制定的职责,而总台则直接管理着IPTV的一级播控平台——爱上电视传媒,两者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于是也就有了一级播控会易主的传言。

  姑且不管传言,但是如今的爱上在总分平台的体系内的确略尴尬,既面临着来自未来电视的同职化牌照平台的管理能力比对,又一直处于二级播控平台难以落地的尴尬境地。而今年世界杯版权事件的一波三折、央视3568频道落地的风波更是削弱了一级播控平台的影响力。

  2018下半年起,爱上电视开始加速IPTV总平台在各地的落地签约,仅青海一地,就分别与电信、联通、移动三家运营商签署了IPTV的三方协议。但总体而言,自一二级播控政策推出至今,尚有不少地区还未完成三方对接。

  IPTV总平台疲软,而OTT的播控方则在2018年加大了其对于行业的规范力度,未来电视牵头,7大牌照商共同成立互联网电视工委会,制定OTT行业规范,剑指终端厂家,这一系列举措虽然要在2019年方能见能否落地见效,但是对于总台而言,要想在新媒体领域立足,一个更具有执行力和拓展性的实施者则更具有价值。

  IPTV总平台疲软,而OTT的播控方则在2018年加大了其对于行业的规范力度,未来电视牵头,7大牌照商共同成立互联网电视工委会,制定OTT行业规范,剑指终端厂家,这一系列举措虽然要到2019年方见能否落地见成效,但是对于总台而言,要想在电视新媒体领域立足,一个更具有执行力和拓展性的实施者则更有价值。

  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成立后的一系列举措来看,无论是分销世界杯版权给移动和优酷,还是在上海成立长江三角洲总部和上海总站,构建自上而下的传播渠道,打造在传统电视之外的电视新媒体体系,都将是总台以内容为核心,走出去、传下去,形成内容价值的挖掘与传播渠道的可控的战略考量。

  截止目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三定方案尚未真正公布,也就为接下来的总台内各相关机构人事、职责的布局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2018年的局台并立只是一个开始,双权并立的磨合才刚起步,以2018世界杯为例,5月初总台将赛事运营商版权独家售于中国移动;6月初总局要求移动互联网电视不得直播世界杯;6月13日,总局给广东移动颁发IPTV牌照;整个6月,爱上、电信、联通、地方新媒体纷纷公关世界杯版权,世界杯赛场外围绕电视大屏也是热力四射。

  因此,在接下来的2019年,随着总局、总台三定的具体落实,双方如何更好的界定职责,在谋划各自的新媒体管控和建设上如何更好协同,将对IPTV、OTT等电视新媒体的发展至关重要。

  3)牌照:准入证的新价值

  在IPTV的发展史上,IPTV牌照经历过两轮重大的变革,最后形成了一二级播控+运营商传输的牌照体系架构。

  2018年,心心念念的中国移动终于取得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所核发的IPTV传输牌照,虽然只是颁发给了广东一省,但是对于移动来说,电视业务终于有了一个合法的出口。

  自2015年中国移动推出“魔百和”产品后,就一直在尝试电视大屏的业务,并通过和OTT牌照商的合作各取所需,迅速开始起量,直到引起广电总局的重视。 2017年,总局数番下文要求规范OTT牌照商的市场行为背后针对的就是移动的电视业务合作,而中国移动一直也在OTT与IPTV之间裸奔。

  此次虽然拿到的仅是广东移动的IPTV牌照,但多个省份的移动已经开始与地方播控平台进行技术对接,等待验收颁发。IPTV在各省移动事实上已经开始推进。

  当然,拿到IPTV牌照的各地移动,也有自己的小盘算,IPTV对接的同时,OTT也没放下,即便验收通过,从OTT到IPTV的切割时间、份额上也大有文章可做。2019年,中国移动转入IPTV的趋势不会改变,但利益博弈、权利争夺将会贯穿其与新媒体的沟通始终,IPTV牌照成为了中国移动电视业务的避风港。

  对于二级播控平台——各地新媒体而言,其实随着总局下文确认两级架构以及二级播控平台的主体后,原则上各地新媒体发展IPTV业务,对于有没有这个纸质证明并没有影响。但是,随着IPTV业务的蓬勃发展,2017年起,各地新媒体也纷纷开启了各自的上市之路,而是否拥有省级播控牌照,将是上市的前提。于是,这个纸质的许可证便显得炙手可热。

  2017年,辽宁、广东、重庆、湖南四个地方正式通过验收,获得广电总局颁发的具有相应许可项目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即IPTV省级播控平台许可。进入2018年,由于恰值广电总局机构调整,许可证的管理颁发也从网络司转到了新成立的媒体融合发展司,导致这一年,各地方播控平台更多是在为接下来的正式验收做准备,并没有新牌照的颁发。但相信在2019年,将会有不少地方的二级播控新媒体获得省级播控牌照,开启各自的业务进阶之路。

  对于二级播控新媒体而言,IPTV播控牌照是他们的上市准入证!

  小结:

  政策、播控、牌照,三位一体构成了电视新媒体领域的管控手段。IPTV作为主流传播渠道,随着影响力的日盛,势必会被更高层面所重视,其未来的成长轨迹也会受到更大的约束。

  2018年机构改革,局台分设,会否影响到现有IPTV的管控架构,其顶层设计是否又会有新的使命和变化,都直接关联到2019年整个IPTV产业的格局,但不论怎么变,界定好IPTV宣传和市场的边界,承担该承担的职责,做好正壮大的市场,互为支撑,都尤其重要。(本政策篇完结,接下来敬请期待IPTV之市场篇)



灯少IPTV系列报道,阅读市场篇全文请猛戳《【灯少】IPTV,从2018-19系列之市场篇:荣光与焦虑,运营篇【灯少】IPTV,从2018-19系列之运营篇:理想与现实下的思考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今日流媒体!

责任编辑:李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