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2018年电视剧公司三大困局 造血能力如何强化?
镜像娱乐 编辑部| 有点儿内容| 2018-12-17

   【流媒体网】摘要:翻看上市电视剧公司2018年的中报和第三季度的财报,不难发现大家都如履薄冰。


 

  2018年,范冰冰主演的《巴清传》给了唐德影视致命一击,《巴清传》播出遥遥无期之后,《东宫》成为了唐德新的希望,但是这部原本定档双十二于优酷播出的剧集,却遭到了延期。今年的唐德影视,似乎一直未走出水逆,但是影视寒冬下,“难过”的远不止唐德一家。

  翻看上市电视剧公司2018年的中报和第三季度的财报,不难发现大家都如履薄冰。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欢瑞世纪、新文化、长城影视、骅威文化、华录百纳、唐德影视、当代东方9家上市电视剧公司中,4家2018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放缓,7家现金流为负。

  为了缓解运营压力和资金压力,这些上市电视剧公司的股权质押比例多超过了80%,有的甚至开始出售旗下资产,而当代东方和骅威文化的实际控制人则直接移交了控股权,转身离场。

  寒冬之下,上市电视剧公司可谓有苦难言,“你难我也难”的大环境下,多家影视公司以往项目的应收账款难以回笼,为此不少影视公司甚至对簿公堂,而随着电视剧市场风向的转变,不少公司手头的储备项目和存货,又面临着播出难,售卖难的困境。

  在此情况下,资金周转显然已经扼住了电视剧公司的咽喉,投资风险的加大,也让不少公司开始对电视剧项目望而生畏。

  不少人士预言网剧将成为电视剧公司新的出路,但是当下网剧题材正在走向垂直细分化,而传统电视剧公司擅长的多是常规的古装剧、都市剧、言情剧等,发力网剧优势无多。

  此外,随着网剧投资成本的增高,电视剧公司入局网剧的投资风险并不一定小于网台剧。其实,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网剧,内容才是未来电视剧市场的核心,对电视剧公司来说,保障自身造血能力,在寒冬下把控好投资风险,才是当下的重中之重。

  7家上市公司现金流为负

  当代东方、骅威文化移交控股权

  上市电视剧公司的日子好不好过,从今年前三季度的财报就可以洞察。

  2018年,笔者统计的9家上市电视剧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速明显放缓。

  从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来看,除了华策影视和慈文传媒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增速与净利润增速都同比增长之外,华录百纳、新文化、唐德影视、骅威文化四家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与净利润增速都在同比下滑,其中华录百纳和骅威文化今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均为负数。

  增速放缓的同时,“钱荒”也成了上市电视剧公司的首要难题。

  从2018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来看,这9家上市电视剧公司中7家现金流为负数,最低为骅威文化的-5563万,最高为欢瑞世纪的-6.34亿。而相较于2017年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新文化2018年前三季度现金流为-5980万,同比下滑了5389.11%。9家公司中,仅有华录百纳和长城影视的现金流为正数。

  华录百纳现金流充裕主要是因在2016年定增募资了21.72亿元,在2017年业绩大滑坡之后,华录百纳投资步伐减缓,目前账面上的募集资金还剩十亿多,而长城影视的现金流则主要来自于公司旗下资产的出售。

  寒冬之下,电视剧行业的龙头公司华策影视也很缺钱,2018年前三季度,华策的现金流为-5.71亿,高压之下,杭州市政府也向华策伸出了援手。

  据华策日前公告显示,其控股股东大策投资已与杭金投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华策将向杭金投指定的主体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转让大策投资持有的公司不超过3549万股股票,转让价格以签署正式股份转让协议前20个交易日均价为基础,交易对价总额不超过3亿元。

  资本大面积撤离影视行业之后,得到政府援助的影视公司目前只有华策一家,其余公司在融资难的大环境下,只能通过自救缓解压力,而股权质押则成为了上市公司解决资金问题的重要途径。

  当下,A股的26家上市影视公司中,多数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在80%以上,翻看今年众多影视公司的公告,股权质押、解除质押、补充质押等公告均频频出现。

  从第三季度财报和中报来看,目前慈文传媒控股股东马中骏所持股份已经质押92.19%;欢瑞世纪前十名股东有8名股权均有质押,7名股权质押比例达到90%以上;骅威文化的股权质押比例更是濒临红线。

  欢瑞世纪股权质押现状

  除了股权质押之外,陷入困境的电视剧公司也在通过变卖资产的方式来缓解资金压力。

  4年时间内收购了20多家公司的长城影视在今年终于停止了买买买的步伐,不仅放弃了对蒋雯丽家族公司首映时代的收购,还出售了旗下控股子公司诸暨影视100%的股权,长城影视公告称此次交易对价不超过3亿,但2015年收购诸暨影视时,长城影视斥资3.35亿,此次出售无疑是亏本买卖。

  不过相比当代东方,长城影视并不算太亏,10月27日,当代东方公告称将作价3939万元将旗下控股子公司霍尔果斯耀世星辉51%的股权转让给了耀世星辉原管理层,而今年4月耀世星辉计划进行A轮融资时,整体估值达到了10亿元,以此计算,一折出售子公司的当代东方才是真正的大甩卖。

  显然,在寒冬之下,优质资产和劣质资产都在被出售。诸暨影视在被长城影视收购之后,2017年营业收入仅为1937万元,净利润234万元;今年上半年,该公司营业收入降至174万元,净利润为-331万元,业绩不佳下,被长城影视亏本出售也情有可原。

  但耀世星辉可以说是当代东方旗下最赚钱的子公司,耀世星辉2017年营业收入1.95亿元,净利润7194万,为当代东方贡献了65%的净利润,如今一折甩卖,除了被认为是为缓解资金压力外,也被质疑卖给关联方,或存在利益输送嫌疑。

  影视行业的红利不再之后,前几年跟风入局的资本,有的直接选择了离场。现金流连续四年为负,核心子公司盟将威影视业绩腰斩之后,当代东方公告称控股股东王春芳将把股权转让给山东高速,转让完成后,东方系将不再是当代东方的控股股东。

  而在股权质押濒临红线,股价跌跌不休,且融资借款难以偿还时,骅威文化实控人郭祥彬也将控股权转让给了杭州鼎龙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应收账款难以回笼

  大IP失灵之下剧不好播也不好卖

  影视行业回款周期长一直是一个老大难问题,这也是各大影视公司长期以来资金周转的最大困扰,当下整个影视行业风萧萧兮易水寒,寒冬下大家都捉襟见肘,项目回款更是难如登天。为了收账,今年已经有不少影视公司撕破脸皮对簿公堂。

  日前,当下东方旗下子公司盟将威影视资产被冻结,原因就是被中视传媒起诉。

  从中视传媒发布的关于涉及仲裁的公告来看,双方在2012年6月8日签署了关于电视剧《赵氏孤儿案》的《发行委托协议》,中视传媒负责盟将威出品的《赵氏孤儿案》的发行,虽然该剧已经在2013年播出,但据中视传媒称,盟将威并未依据合同约定向中视传媒支付案涉剧目销售收入,故而向盟将威索赔保底收益损失的9850万元及相应的利息费、律师费和仲裁费。

  除了中视传媒外,刚刚接手华录百纳的美的少主也很头疼。当下,华录百纳的应收账款已经快拖垮整个公司,截至2018年6月末,华录百纳应收账款净值17.68亿元,而计提坏账准备3.40亿元,计提比例16.14%。

  为了收账,华录百纳接连起诉了相关方乐视体育、印纪传媒、万科等多家公司,但是在乐视体育、印纪传媒等同样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华录百纳的账能否收回也成了一个问题。

  有趣的是,华录百纳状告乐视体育、印纪传媒的同时,华录百纳旗下子公司蓝色火焰也陷入了诉讼之中。

  今年,华录百纳子公司广东蓝火广告被上海东方娱乐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起诉,2018年4月18日,法院调解书确认:广东蓝火分五期向上海东方支付合同剩余款项6343.51万元;广东蓝火于2018年6月27日前向上海东方支付律师费、滞纳金、受理费共计150万元。

  由华录百纳的遭遇也可见,一家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甚至可能波及到好几家公司的运营。

  钱要不回来,现金流自然吃紧,而现金流吃紧,这些电视剧公司的投资布局更是无从谈起,今年以来,就有不少影视公司是在吃老本。2017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的华录百纳,2018年的业绩主要就是在依靠过往项目的海外及二轮发行支撑。

  对电视剧公司来说,已经投入市场的项目拿不到钱,当下正在储备的剧集同样售卖困难,尤其是古装剧。当古装剧监管和审查收严之后,专攻古装剧的公司今年的处境并不妙,欢瑞世纪就是如此。

  从2017年年报来看,欢瑞世纪的《天下长安》已经取得了发行许可证,《封神之天启》则处于后期制作中,但是今年《天下长安》遭遇两次撤档,如今仍未播出,而根据新文化的财报显示,《封神之天启》依然处于后期制作中,如此一来,欢瑞今年播出的剧集仅有《天乩之白蛇传说》,该剧播出中途还被下架,存货出售不利之下,欢瑞世纪2018年第三季度的现金流已经达到了-6.34亿。

  而古装剧失势之下,唐德影视也受到了重创。2018年,唐德影视重点押注的《巴清传》先是被历史粉举报,再经历了主演高云翔的官司风波以及范冰冰的“逃税”风波,命运坎坷。

  如果最终播出无望,那此前卖给视频网站和卫视9.15的天价版权将成为泡影,唐德5亿的投资也将付诸东流。《巴清传》上线无望下,唐德第四季度定档的仅有古装剧《东宫》,但原本定于双十二上线的《东宫》并未如愿与观众见面,延期播出,如此一来,唐德今年的业绩压力可想而知。

  其实不仅是古装剧,在今年大IP集体失灵后,2019年影视公司面临的处境将更加艰难。回顾今年业内知名度较高的电视剧公司出品的头部剧集,市场表现均不及预期。

  华策的《天盛长歌》《创业时代》、慈文传媒的《凉生》《沙海》、新丽传媒的《如懿传》《斗破苍穹》、柠萌影视的《南方有乔木》、完美影视的《归去来》等剧集,均未走向爆款。

  《天盛长歌》的失利,将直接影响到华策影视旗下克顿传媒此后出品的剧集在市场的畅销度和价格,对其他影视公司来说也是如此。

  近两年,电视剧版权费屡创新高,《凉生》就以11.8亿的天价刷了新高,但是该剧CSM52城的最高收视率仅有0.853%,卫视和视频网站并非冤大头,天价版权费的泡沫破碎之后,市场不会再高价仅为IP和卡司买单。

  不难预料,未来影视公司不少的IP存货价格将大打折扣,有的甚至会面临难以出售的局面。

  保障自身造血能力

  把控投资风险是寒冬下的必备技能

  寒冬之下,电视剧公司以往热衷的大IP、大投资、大卡司的电视剧显然已经成为了一门高风险生意,而关于未来电视剧公司的出路,不少人士指向了网剧。

  确实,当下网络端的前景显然优于电视端,2017年,国内网剧市场规模约258亿,传统电视剧市场约198亿元,网剧市场规模首次超越传统电视剧市场。

  网络市场的崛起,意味着电视剧公司不必再将上星作为主要的产出标准,但是当下这些上市电视剧公司在网络端真的具有竞争力吗?不见得。

  首先,对传统电视剧公司来说,做网剧首先面临的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差异,近几年,传统电视剧公司的发力点多在古装剧、玄幻剧、偶像剧、都市剧、言情剧等常规题材领域,但是当下的网络更多是在探索垂直的细分题材领域,如悬疑剧、科幻剧、探险剧等,传统电视剧公司在这些题材上相对缺乏经验。

  其次,网剧的投资风险比例也并不一定小于电视剧。当下,单集制作成本达到百万元以上的视频网站自制剧不在少数,如今年的《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等,随着网剧走向精品化成为大潮流,网剧的投资、制作等都已经在比肩电视剧。

  其实,对当下的电视剧公司而言,最重要的问题其实不在于选择电视剧还是网剧,因为电视剧公司寒冬之下暴露出来的症结,并不在此。

  可以发现,诸如当代东方、骅威文化、华录百纳、长城影视几大上市电视剧公司,多是通过跨界并购进入影视行业的,近几年,这些公司莫不是在靠收购的子公司创造业绩,如盟将威影视之于当代东方,蓝色火焰之于华录百纳。

  但是这些公司本身在影视行业的运作上缺乏经验,如华录百纳的高层多来自控股股东华录集团,缺乏专业的影视行业管理人才,故而一旦核心子公司出现问题,母公司就很容易遭到波及。

  另外便是如唐德影视这种靠“明星光环”打天下的。唐德影视近几年之所以顺风顺水,也是因为与范冰冰深度绑定,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明星资本遇冷,唐德的《巴清传》到底难以复制《武媚娘传奇》的成功。

  可以看出,在影视行业高速发展的几年,多数电视剧公司的主要精力均放在了资本运作上,而加之前几年影视行业的野蛮增长,也导致这些影视公司在优质作品的产出能力上并未得到提升。

  对当下的影视公司来说,核心方向自然逃不开老生常谈的“内容为王”。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网剧,在资本降温之后,未来影视剧的市场立足根基归根结底还是“内容”,观众的审美在与日俱增,影视行业想如同前几年一样随便扔一个IP都能赚钱显然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而产出优质内容的前提,最主要的还是解决自身的造血问题,不管是老牌影视公司还是跨界进入影视行业的公司,想要得到长远发展,当下主要应扩充优质的影视管理人才以及优质导演、编剧人才,将功夫下在刀刃之上。

  其次,资金紧张的寒冬之下,除了回归初心扎实做内容外,影视公司也要权衡好这个关键节点的投资风险。

  当下,电视剧公司可以通过减少广撒网式的盲目投资来缩小运营成本,从而将精力主要集中在少数精品项目开发上,如果对主控作品市场表现信心不足,也可以多与其他影视公司联合投资头部项目,通过降低投资比例来减少风险。

  不管是以何种方式“过冬”,对当下的电视剧公司来说,在电视剧市场变革之际,将要克服的不止是市场的萧瑟,还有自身的惯性思维,市场不同以往,能跟上时代潮流者,才不会被淘汰。

责任编辑:李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