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生态变革下 广电人的二次创业狂潮开启
沈浩卿| 媒介360| 2016-10-20

   【流媒体网】摘要:最近,随着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人离职创业,以及部分纸媒甚至电视台的大裁员动作,让大家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传统媒体衰落所传来的刺骨寒意。


  近年来,唱衰传统媒体的论调此起彼伏,不过,衰落迹象还仅仅是停留在日渐下滑的广告营收和偶尔关停的几份报刊杂志上。但最近,随着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人离职创业,以及部分纸媒甚至电视台的大裁员动作,让大家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传统媒体衰落所传来的刺骨寒意。

  前几年,业内大范围的裁员基本来自于纸质媒体,去年,新浪、凤凰网、搜狐等传统门户也宣布大规模裁员。今年,地面电视频道广告断崖,已经让很多没有很强节目制作能力和活动策划实力的频道存活艰难,裁员风暴终于蔓延向电视媒体,之前有业内人士爆料:东部某发达省份地面频道的大裁员,比例50%!

  地方广电的新一批逃离者

  6月28日,微博曝出消息:“湖南卫视知名总导演廖珂确认离职,这是继《爸爸去哪儿》总导演谢涤葵后,芒果台又一大佬走出体制。”

  8月中旬,根据官方消息,闫爱华去职山东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卫星电视频道总监。至于未来规划,闫爱华说,当大学老师,自主创业或者去影视公司,还没确定。

  早前,更重磅的消息在朋友圈和微博上流传:包括浙江卫视总监王俊在内的几位卫视频道总监也被传将离开体制。

  我们看到,一个明显的趋势却正在发生。仅从2015年年底开始,卫视范围内已经开始出现新一波的离职动向。同时,这些离职者的下一站也较为集中:选择自主创业成立内容公司,或者加盟视频网站担任高管,从而形成新的一股市场主体和力量。

  来自传统媒体业内人士的“危言”:多数媒体人将在2017到2018年下岗

  之前,腾讯网总编辑王永治曾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表示:多数媒体人将在2017到2018年下岗。从2015年开始就有报告称“纸媒断崖式下跌”, 王永治预测,到2018年很可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纸媒将会“关停并转”,这里的纸媒主要是指纸质媒体的形态。

  他认为,单就内容来说,是纸媒人到了知识、思维、技能的天花板。现在整个媒体行业有25万个从业者,而他们对互联网而言几乎没有什么核心生产力,命运只有一个死。

  25万从业者多数将在2017到2018年下岗,原因是产业和技能的过剩和过时。有些媒体人转型做媒体公关,但并没有那么多媒体公关的岗位,也不需要那么多公关。整体来说,从业者在现有的技能下,未来是找不到工作的。

  电视的危机,在于根基的动摇

  王明轩在《吃屎赶不上热乎的广电人!》一文中,站在一个老电视人的角度,摆事实讲道理,深入骨髓地剖析了电视媒体行业面临的困境和实质原因。

  他写道:现在,视频网站的节目逐渐成熟了,甚至开始反向输出电视了。而我们终于明白这意味着传统电视最后的根基已被动摇,雪上加霜的是我们的行业又面临着收入的整体下滑,以至于有人戏称,辞职都得抓阄。于是有人坐到地上耍起赖来:我是党的喉舌,是亲儿子,党是不会不管我的!乖乖,快起来吧。对于党和政府来说,群众在哪儿,阵地就在哪儿。他要的是江山,不是广电;而对于广电来说,你只是人类社会进程中的一种社会机构,当你起不到社会职能时,就必然会被裁撤。要知道,中国曾有一个几千年的机构,叫盐务局,多少个朝代都是税收的基础,当年贺龙闹革命就是因为这盐税,可是今天它已经没啦。

  电视台精英离职逐渐成为常态

  在制播分离大潮下,电视台精英离职逐渐成为常态。综艺大咖们跳出体制仍然做节目,卫视也加速开放平台,与更多制作团队合作。

  对2015年以来传媒圈内的离职情况做过盘点,从2015年1月至2016年5月23日,传媒圈至少有44位“重量级”人物离开老东家。加上赵军,这一数字上升至45人。其中,电视台的人才流失最多。

 

 

 

  以江苏卫视为例,从2013年负责广告的前卫视副总监龚立波,2014年前卫视副总监王培杰及制作人王刚、彭正圆,到2015年的频道副总监侍浩军,再到2016年的节目部主任赵军,江苏卫视这两年的离职人数并不算太多,但都是核心人才。

  出走的传统媒体人,不是所有离职都会成功

  已经度过最艰难之2015年的电视台,在2016年的日子将更加难过。精准广告投放、社会化营销、程序化购买,一系列基于互联网创新的广告投放创新将对电视广告带来更大冲击,受众流失质变节点的临近带来CPM的下降,电视广告继续下滑看来不可避免,盈亏平衡都将成为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目标。

  在所有严峻形式面前,人将成为最终的承担者。在互联网平台的吸引之下,加剧了电视人才向互联网流动,其中以央视为重灾区。年轻人成为电视台的中坚力量,但是却由于存在诸多体制约束和条条款款的限制,他们的付出了回报难成正比,归属感比老一代电视人大大减弱。加上互联网的去中心化和自媒体时代的崛起,电视“平台成就个人”的荣光已经成为过去时。事业聘、台聘、企聘、栏目聘,不同电视人的身份所面临的外界诱惑截然不同。有才华的电视人出走将更加无所顾忌。

  人才离开体制寻求更广阔的内容生产空间,本质上是一种良性的流动。

  视频网站是横向,内容生产是纵向,双方诉求的契合是很多体制内的从业者选择出走卫视而与视频平台发生关联的重要原因。

  近年来,视频网站正在从版权购买向内容自制方面转型。在综艺内容方面,主要视频网站目前的主要做法是投入重金引进模式版权、与优秀的制作团队一起联合制作,推送内容向着精耕细作方向发展。

  在这样的势能之下,视频网站对优秀制作团队的需求日益扩大。值得注意的是,视频网站也正试图超越单纯交易关系,而是通过资本与娱乐内容生产者形成较强的关联。优酷土豆、腾讯、爱奇艺、乐视、芒果TV等在线视频公司的投资基金正在日趋活跃,寻找有潜力的内容生产者。

  部分创业者也愿意选择有着互联网平台背景的投资,对于他们而言,内容和平台之间的强关联同样重要,而且这种属性的投资对于内容生产和创业的过程,相对具有耐心和空间。

  但是,并不是所有离开体制的人都能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成功,其原因已经超越单纯是否适应市场的范围。

  写在最后:传统媒体确实面临很大的危机,以前只是嘴上说说,可现在这种生存压力已经近在眼前,“温水煮青蛙”可能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以前只是“能否过得不那么差”的问题,现在一些媒体是“还能活多久”的问题。对此,传统媒体人应有清醒的危机意识,不能快被烫死了还处于“无感状态”。但传统媒体还是有救的,可以通过革新、合作与融合进行自救,而不是简单地被判死刑。

责任编辑:王闪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