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深度解析整顿下的互联网电视牌照商
灯少| 流媒体网| 2014-07-18

    【流媒体网】消息:互联网电视的寒冬来了么?
 
    这可能是这几天笼罩在所有互联网电视(OTT TV)从业人员心头的忧虑。虽然有之前的181号文做铺垫,大都曾经有过心理准备,但当达摩克利斯之剑真正的落下来时,却发现还是难以承受之重。
 
    从6月中旬的关闭函到7月的约谈牌照商,再到传说中的292号令,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简称总局)近期的一系列针对互联网电视的组合拳来势汹汹,可谓稳、准、狠。将由于之前181号文迟迟没有执行所养成的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市场懈怠、取巧心理一扫而空,换来的是市场暗流涌动,不知如何自处的彷徨。
 
    回看这一轮暴风骤雨:
 
    总局出手之:在于这一系列的举措,都源于2011年的《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简称181号文)里的具体细则。姑且不说181号文细则的合理性,但是在该文未曾失效前,总局此次整顿,依托有据,既不能算新政扰乱市场,也不是拍脑袋随意清理。无论是从违规内容还是终端销售以及EPG管理,都可以从181号文中找到根源,占据了政策高度,当然,间隔了三年后才落地执行,究竟是属于引蛇出洞,还是重振河山,哪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总局出手之:在于这次的时机,互联网市场经历从前几年小心翼翼到如今的群雄逐鹿的混战,在经历了一系列价格战、颠覆战之后的无利可图,因互联网电视市场的无序所导致的乱局,已经形成了得意者和失落者,所以如今的整顿,看似市场喧哗,其实还是拥有一定的群众基础的。而且,整个大环境下的净网行动,也为这次的整顿提供了更多更高层面的支持!
 
    总局出手之:在于这次的行动,攘外先安内的策略,通过对于自己体系的牌照商入手,使得外部无法对其“家务事”过多干涉,从违规内容和APP着手,以安全、绿色为基准,通过牌照商清理门户的放大传导效应,让敲山震虎的整顿策略达到了最大化。而最后,总局还可以依托“谁监管、谁负责,谁办网、谁负责”的依据,以手中的互联网视听节目许可证作为杀手锏,无论是对于牌照商还是视频网站。
 
因此,正如我们之前所说,这次的整顿之重,层次之高,涉猎之广,前所未有,整顿策略,层层推进,属于阳谋,明知不可为却必须为之。因此大家抱怨归抱怨,还是得重新思考下自己的定位,尽早寻求在新互联网电视时代的机遇。

    回归正题:这次互联网电视整顿会对牌照商带来什么影响?

    从短期来看,对于现有的市场的冲击非常之大,无论是正规还是山寨的上千万盒子所衍伸衍伸出去的用户市场震荡,无论是对于视频网站还是终端企业,都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来消化不利。其中牌照商作为此轮整顿的针对对象和执行者,阵痛和影响最大。

    但从长期来看,一个有序的市场对于产业的商业模型的建立是有帮助的。特别是有利牌照商的未来。

    尤其是之前的互联网电视市场因各类价格战引发市场的非理性竞争,导致整个市场硬件产品进入无利可图状态;而此起彼伏的刷机竞争,则使得互联网市场的单一产品规模永远处于难以核实的地步,最后形成市场多种口径的数据泛滥,影响了未来广告等模式的建立。变互联网电视为电视互联网的网络视频的丰富,在满足了用户的需求的同时,也因其单纯追求用户数量,从而吸引资本介入的免费模式,从而引发劣币趋势良币的现象,使得付费模式的进程远远落后于IPTV等电视新媒体等等状况,在经历了清场后的痛定思痛,在市场逐步进入有序规范之后都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这其中,总局牌照的一一发放,7家牌照商之间的竞争是推动互联网电视市场“繁荣”的重要原因。当牌照商同时拥有建设获利和寻租获利的双重身份后,寻租就成为互联网电视市场心照不宣的举措,而彼此间的竞争也使得牌照合作费从百元一路下滑,靠低价格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厂家的进入,成为市场的良莠不齐的根源之一。而为得陇望蜀的合作商,从牌照合作到平台植入开了口子。

    由于各个牌照商自身的资源、优势并不同步,也导致了当各自进入竞争状态后,为求胜,而采取了引进外援的做法,最后导致了市场话语权的旁落,各大有钱有内容的土豪隐隐然成为了互联网电视的主角。

    而牌照商之间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势,宁愿放第三方APP,也不愿与其他牌照商合作的行为,离总局希望的合力构建市场的初衷相去甚远,譬如总局规定一个集成平台必须连接三个以上内容服务平台的要求,到目前也没有得到真正的执行。

    因此,此次总局的约谈牌照商,更多可以看成是对牌照商恨铁不成钢的失望,辜负了总局管理互联网电视的期望,但最后还是给了牌照商最后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于是也就有了约谈中“后续哪家不按总局要求做就收回牌照,不带好头就处理,如果七家都违规,就暂停互联网电视业务。”的狠话。

    所以总局的清理整顿,其目的并不在于要消灭现在的互联网电视市场,而是期望还原一个其心目中的可管可控的互联网电视市场。毕竟当自有体系的数字电视江河日下,日趋成熟的IPTV又不能完全掌控,总局急需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媒体传播渠道来提升其喉舌作用。(从总局对于直播服务的态度中可见“总局要求暂时不能提供直播服务,待互联网电视规范运营,与IPTV能够协同发展的情况下才会允许有直播”) 而这次约谈7大牌照商,也是其重构战略的重要一步,变现在互联网电视市场多头共存的局势为通过牌照商统一出口的局面。对于牌照商来说,其实会是最大的得利者。

    牌照商的互联网电视后市如何?

    先瘦身再健身,或许是总局对于目前互联网电视市场的期许,而牌照商就是其实现目的的武器。

    瘦身的一系列举措,就包括此次约谈中总局所提出的存在问题,从境外内容、违规APP、违规合作到未报批终端等等。以重拳清理市场。目前来看颇有成效。如芒果TV在约谈次日就发布和终端合作伙伴的通知函,下架产品中的诸项不合规内容。而现今,很多互联网盒子打开后,其中的视频内容、APP以及应用商城也是变化显著。

    这段时间,互联网电视还将是阵痛及整顿时期,随着总局政策这一不可抗力的持续,市场最终还是会进入重建阶段,而这对于牌照商来说也是重新竞合的一个开始。

    从牌照商的发展来看,可以考虑从以下几个方面健身: 

    1、壮大自有内容资源:在总局驱逐了商业网站的参与后,各家的内容底蕴决定了其未来的合作影响力,这方面百视通、华数、芒果TV这些年的积累使得其占据了一定的优势。

    2、合纵联横,相互进入:贯彻总局提出的一个播控方+三个内容服务平台的要求,这既是补全各自的内容不足,同时也是有利于在内容上的可管可控。而在这方面,芒果TV16日的函中也开始对其他互联网电视牌照方进行了主动合作的邀约。

    3、技术比拼,服务优先:能否赢得用户,除了内容,还取决于技术能力和服务体验。之前不少牌照商更多把精力放在了寻租或引援上,过多放权,借助互联网企业的资源,自身并没有构建完备的平台服务能力,因此,后续,谁具备运营级平台和服务能力,谁能占据更多优势。尤其是未来在和运营商合作的领域内,是否有独立的用户管理,计费认证体系是合作的前提。

    简言之,牌照商的寻租时代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拼各家的底蕴。优胜劣汰或许在所难免!

    小结: 

    总局的这次清场,其实是借助政策之手帮牌照商清除第三方平台的竞争对手,重新树立了其核心地位,同时也把这个市场拉回到了同一起跑线。而政策庇护下的牌照商无疑会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

    而除去牌照商,从行业产业链角度来看,目前的互联网电视既是个最坏的时代,同时也是个最好的时代。总局这个清道夫,在使很多入局者出局外,也为很多后来者提供了重新入局的机会。而且相比之前的混沌无序,这次重新开盘,相信会是一个新的转机。毕竟互联网电视是趋势,产业成长中的迂回曲折也在所难免,而能否在困境中抓住机遇,现在正是机会!

 

责任编辑:lmtwadmin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流媒体网所有,转载需注明出处。凡注明来源非“流媒体网”的所有内容,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流媒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